用純粹的愛戀「半世紀守候」!她守到世上「最淒美的情書」:盼來生相認

- 01 -

父親的葬禮上,她的出現頗為意外,只因為,所有親朋好友中,竟無人識得她的身份。

七十歲許的婦人,著手織的黑色毛衣,襟上別一朵小小的白花。

發已花白,梳理得整整齊齊,微胖,容貌依稀可辨年輕時的姣好。

是獨自一人前來,在葬禮快要結束的時候。

入場時,她微微猶豫了一下,然後,緩緩走到沉睡在鮮花叢中的父親身邊,注視他,良久。

目光溫和柔軟,並無太多悲傷。

婦人靠近父親,唇微微蠕動,說了些什麼。

之後,竟露出淺淺笑容,朝著魂魄已去往天堂的父親揮揮手。

我還是過去輕輕攙扶住她,雖然並不相識,但能來送父親這一程,作為女兒,我當感激。

是在對視的剎那有了似曾相識的感覺,那圓潤的臉型,那並未在光陰中老去的秀麗眉目,那溫和的眼神……

只是,我在哪裡見過她?

Advertisements

- 02 -

婦人微微頷首,拍拍我的手背,問父親走時可好。

父親天年,並未被疾病折磨太久,前日睡去,便未曾醒來。

我簡短敘述了父親臨終前的情形,甚至父親離開時,似乎還是微笑的。

那就好。

她亦似微笑,眼中卻忽然湧出淚水,喃喃道,去吧去吧,重逢有期。

然後,婦人鬆開我,並不像其他的祭奠者,依次安慰悲痛的家屬,只是又轉頭去,深深看父親片刻後,緩緩離去。

我送她到外面,她回頭說:「別太難過,那是每個人的歸途,也是新的開始。」

我點頭,她的話,我懂。

只覺這老婦人,無論氣質和談吐,都是如此簡潔不俗。

但是,她是誰?

Advertisements

- 03 -

我始終疑惑,也想知曉她的身份,以便日後禮尚往來,於是,試探地問她如何得知父親離開的消息。

她頓了一下,說她看到報紙上的訃告。

我心下一動,原來是訃告!

父親早早就同我們說,等他百年時,一定記得在晚報上發一則訃告。

最初父親說這個話題時,身體尚好。

記得當時我還同他開玩笑,說他這一輩子,家人朋友包括同事,都在這個城市,有什麼風吹草動,一人知便人人知,何用在報紙上發消息呢?

父親這樣答:「總要在形式上和這個世界告別一下吧。」

如此當了幾次玩笑,後來終於發覺父親是認真的,甚至這麼多年,他每日看報,從來不曾遺漏過那個小小角落裡發布過的某人離開的消息。

而他,也一定要這樣一個小小的形式——這要求又何嘗過分?

故此,父親與世長辭當日,哥哥便去報社發了一則訃告。

但來弔唁的人,全是口口相傳得到的消息,多數人看報紙時都不會留意那則小小的訃告,她卻看到了。

Advertisements

下意識地,我想,或許父親的訃告,是為她而發?!

- 04 -

也就是在那一瞬間,我記起了父親老相冊中的一張老照片。

Advertisements

年歲太久,那照片已經泛黃,但照片中的人依舊面目清晰,是個梳短髮、面容姣好、笑容甜美的年輕女子。

記得最初看到這照片時,我還是小孩子,指著她問母親:「這是誰啊?」

母親似是微微猶豫片刻,答:「是媽媽以前的同事。」

又問:「怎麼沒有見過她?」

母親這樣說:「她去了很遠的地方。」

繼續問:「多遠?」——小孩子終歸好奇。

母親就微微嘆口氣;「很遠,反正是,回不來的那種遠。」

於是不問了,之後很多年,也果然不曾見過她,只淺淺留了一個這樣的印象。

之後關於她的話題再未被提起,而長大後,我亦不再好奇。

後來也是閒來無事翻父親的那本舊相冊,再次看到那張照片時,閃念間覺得,母親說的那個遠方,也許是天堂吧。

Advertisements

- 05 -

但,我想錯了。

她尚在世間,且就在這個城市,否則,她不會看到那份只在本市發行的報紙。

可是為什麼一年前母親離開,這個她口中多年前的同事,卻並未來送她最後一程?

而現在,她卻來送父親,一個人,以這樣的深情。

一個女人的目光,只有蓄滿深情才會那樣溫和柔軟,我亦愛過,分辨得出。

Advertisements

- 06 -

我太想知道答案,但彼時並不適合糾結於這個疑惑。在離開前,我懇請婦人留下聯繫方式。

她沒有拒絕,說:「他已經不在了,我,不算違背約定。」

約定?她和父親之間,該是怎樣?

三日後,我收拾過悲傷的心情,在離家不過三公里的另一個小區,再次見到她——她不僅不遠,和我們,也只是隔著穿城而過的那條河。

情由一如我的猜想,她的敘述亦簡單明了。

她並非母親的同事,而是和父親深深相愛過的女子,只因彼此家庭的緣故,他們終究沒有能夠在一起;

後來父親在祖母的逼迫下娶了母親,父親結婚兩年後,她也嫁了。

出嫁前,她和父親見了此生最後一面,約定從此以後不再相見,不去影響彼此的生活。

但是,多年後,不管誰先離開,另一個人,都要去送對方最後一程。

見最後一面,為來生相見、相認、相親。

她說,到時,就在報上發一則訃告吧,就當是最後的情書。

Advertisements

- 07 -

聽至此,我再也忍不住淚濕衣衫...

她同父親分開時,也不過20歲的年紀,從此半個世紀、三公里的距離,咫尺天涯再無彼此的音信,約定的最後的情書,卻是訃告。

那麼如果真有來世,母親,就請許父親下一世同她走吧,不為別的,只為他們今生恪守的承諾,為他們今生最後一次相見時深情的目光,為她說的重逢有期。

為,這世上最淒美的一封情書。

文章來源:toutiao

你可能會喜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