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歲時大佬為她下跪!30歲因錯愛「被全港雪封」 40歲一夜破產「43歲成功翻身」:一個人也很好

前段時間,鄧萃雯和黎耀祥因為連麥直播上了熱搜,引來一波回憶殺。

十多年過去了,很多人仍然對這對《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》里的CP念念不忘。

Advertisements

在2010年TVB盛事「萬千星輝頒獎禮」上,鄧萃雯也憑這部劇再次蟬聯「視 后」。

據傳言,鄧萃雯曾和黎耀祥一起表示:只要劇本合適,《巾幗梟雄4》兩人就有希望合體!

我們是不是可以期待,曾經的大女主天花板又要回來啦!

Advertisements

18歲一舉成名,幾十年裡鄧萃雯飾演了無數精彩的角色。

她是《俠客行》里可愛的丁當;

她是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》里的天涯歌女小蝶;

她是《金枝欲孽》中八面玲瓏、心狠手辣的如妃娘娘;

她是《歲月風雲》中任性的小女人汪紹芬……

而她這些年經歷的真實人生,也和她的戲一樣奇妙又崎嶇。

Advertisements

命運似乎處處與這個事業成功的女人作對,從少時走紅到中途出國,從熱烈愛情到遭遇情變,從揮金如土到負債纍纍,看似廣受歡迎實則總被打壓……

鄧萃雯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。

想起幾年前對鄧萃雯的採訪,那時她正在北京拍攝《新還珠格格》。在小婚家面前,這個小女人很溫婉隨意,高興時會不顧及眼角魚尾紋而開懷大笑,講到傷心處也會紅了眼睛。知無不言、言無不盡,借用香港人的說法,鄧萃雯真的是一個很nice的女人。

01

Advertisements

18歲,萬梓良教會我很多

37年前的鄧萃雯,不論性格、脾氣還是為人處世,與現在我們看到的大相徑庭。

國中畢業後,剛滿18歲的她報考TVB演員訓練班,憑藉青春靚麗的外形獲得力捧。而因為翁美玲的突然自殺,鄧萃雯臨時頂替她出演《薛仁貴徵東》的女一號,星途從此大順。

這是鄧萃雯的第一部戲,也成就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段愛情,男主角就是大紅大紫的「大哥大」萬梓良。

鄧萃雯說:「和他演感情戲的時候,我會很難分清楚現實和戲里的感覺。不知道我到底是喜歡男主角呢還是喜歡戲里的感覺。」她還沒理清自己的頭緒,萬梓良卻向她表白了。

Advertisements

鄧萃雯幾乎沒有拒絕的機會,當然她也不想拒絕。30歲的萬梓良高大英俊,很會照顧人,對鄧萃雯十分寵溺。父母在她很小時就離婚了,鄧萃雯自小跟爺爺奶奶住在一起。很少得到父愛的她,根本無法拒絕這個比自己年長10多歲的大男人。

當時萬梓良在電視圈十分吃得開,有著不可小覷的「江湖老大」地位。於是,大家也都讓鄧萃雯三分。有男友縱容自己,年少輕狂的鄧萃雯常常有恃無恐,稍不如意便會對助理或其他人發脾氣。大家背後都叫她「鄧例遲」,因為鄧萃雯最愛遲到,最後一個趕到時,心情好就毫無誠意地說一句「不好意思啊」,心情不好什麼都不說。

Advertisements


但她的表演天賦不可輕視,憑藉第一部戲,鄧萃雯就成了TVB的當家花旦。事業愛情雙豐收的她,一度覺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。

雖然不把其他人看在眼裡,男友卻是鄧萃雯心中的第一位。萬梓良喜歡看話劇,鄧萃雯就硬著頭皮陪著。

「那時候很好笑,因為他會去看一些像《推銷員之死》、《活著》之類的話劇,我卻看到打瞌睡。他跟我說:『乖,你要多看書。公司叫你做什麼呢,你就去做,要聽話!』他教我很多人生道理,所以我覺得他亦師亦父。因為從小爸爸不在身邊,沒人教我這些,而當一個男人這樣教我,他也是為你好才這樣做時,你當然會覺得:真好!」鄧萃雯說,那時她唯一尊重和懼怕的人,就是萬梓良。

萬梓良是那種大情大性的人,疼女友,會連同她家裡人一起疼。有一次聖誕節,鄧萃雯和嬸嬸、堂妹一起去美國探親。萬梓良知道後就怪她,怎麼沒有把他帶上?當時恰好鄧萃雯的伯父過生日,萬梓良知道後,就專門為伯父和他的兩個女兒籌辦了一個很熱鬧的生日會。兩人熱戀時,萬梓良會給鄧萃雯寫情詩,一起逛街時若不小心惹惱她了,會不顧眾目睽睽當街下跪認錯。

Advertisements

然而,這段備受關注的愛情經營了兩年半宣告結束。萬梓良是而立之年的大男人,鄧萃雯是不足20歲的刁蠻公主。他喜歡像個父親一樣關心照顧她,她卻害怕被約束。漸漸地,鄧萃雯開始厭煩他凡事都要過問,有一次甚至當眾喊萬梓良為「老爸」,這讓一向驕傲的他顏面掃地,第一次丟下女友拂袖而去。

「我不想跟他分開,但這時,恬妞出現了,我不走也得走。」時隔多年,鄧萃雯依然很後悔當初的任性。她說,如果沒有萬梓良,就不會有今天的她。對鄧萃雯來說,萬梓良是她人生中最好的導師、朋友和家長。

02

30歲:再痴狂有什麼用?

他是有婦之夫

和萬梓良分手後,鄧萃雯10年間都保持單身,直到拍攝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》時遇到男主角江華。

鄧萃雯再次假戲真做,和江華的感情從戲里發展到戲外。開始時,江華的妻子麥潔文對他的風流事都採取「忍」字訣,後來她傳話給鄧萃雯,讓她「不要太過分」。但30歲的鄧萃雯卻以為自己找到了真愛,回了麥潔文一句「兩人相愛,旁人管不著」。兩個女人展開隔空罵戰。

在公司慶功宴上,鄧萃雯喝多了,竟當著TVB眾多高層和同事的面對江華說:「我真的好中意你。」公司內部掀起軒然大波。第二天,報紙頭條刊登了兩人的親密照,鄧萃雯名字前加了個「第三者」。原以為他會馬上趕到自己身邊好好安慰,然而江華的電話卻打不通了。

鄧萃雯做夢都沒想到,江華站到了妻子一邊。他和妻子攜手接受訪問,無奈地說鄧萃雯誘惑自己,他最愛的女人是妻子麥潔文。那以後長達半年,鄧萃雯每天都會接到騷擾電話,世上最惡毒的謾罵,她都聽到了。

報紙上說:「鄧萃雯拍攝《我和春天有個約會》時,第一日見面便撩江華的掌心。」不甘屈辱的鄧萃雯召開記者會,聲淚俱下地表示不惜傾家蕩產都要告江華夫婦。這段積怨,持續了13年。

如今接受採訪,鄧萃雯感慨自己那時候愛得太盲目:「我是一個可以為愛壯烈犧牲的人,但後來才發現好傻,發覺愛不是我想象中那麼完美。我這個人做事情不喜歡後悔,但這一件是我唯一後悔的事!」

30歲的鄧萃雯第一次開始反思:為什麼那麼痴狂的愛情,最後竟遭遇可怕的背叛?背叛也就罷了,為什麼到最後,對方還要不惜代價地傷害自己呢?

而時隔10多年再提到那段感情,鄧萃雯給出了答案:「我當時真的很愛他,他是那麼帥氣,那麼有才華。我沒想讓他離婚,我只想擁有一段美麗的回憶。」她承認自己那時就像個飢餓的孩子,看到好吃的東西只想著猛吃,卻沒想有些東西是有毒的。

03

40歲:將不開心的事

一件件拿走

當愛情填補不了內心的空洞時,鄧萃雯試著去找尋其他的方式來安慰自己。最後,她選擇了原諒曾拋棄自己的父母。

當年,年僅17歲的母親生下鄧萃雯後,驚恐地發現自己根本不懂得怎樣養活這個脆弱的生命。鄧萃雯病入膏肓,父母將她送到爺爺奶奶家後,選擇離婚並各自組建了新的家庭,不再來探望女兒。

鄧萃雯長大後,奶奶告訴她,她小時很可憐,但是很乖,餓了就自己抱著奶瓶喝奶,累了就在學步車裡睡覺。從小缺乏愛造就了鄧萃雯的堅強,她說她從小就不會撒嬌,因為知道撒嬌沒用。

18歲報考TVB演員培訓班時,爺爺死活不同意,她卻執拗著報了名。得知她考上TVB後,爺爺揚言要殺了她。但不久後爺爺就生病了,鄧萃雯出演的第一部戲還沒播出,老人就離開了人世。沒能讓爺爺看到自己的成功,成了鄧萃雯一輩子的遺憾。

外表很堅強,內心卻很脆弱孤獨,鄧萃雯從小就習慣自己跟自己對話。遇到事情,無論好的壞的,也都是自己憑心情決定做不做。

她上的是一所女校,從幼兒園到國中都在那裡度過。同學都來自正常健康的家庭,他們放學時有爸媽來接,周末還去上課外班和補習班,鄧萃雯特別羨慕他們。每當老師問她,作業本上為何沒有爸爸或媽媽的簽名時,鄧萃雯都覺得很丟臉。

漸漸大了一些的時候,鄧萃雯知道她要坦然接受這一切。她說:「很孤獨的時候,我總覺得有個小天使住在我心裡面,幫我排除負能量的東西。小天使告訴我,你還可以成為一個有用的人。內心的力量一直支持我走到現在。」

一直以來,鄧萃雯都拒絕和父母見面,她恨他們不負責任地生下自己後又棄之不顧。直到和江華的那段情殤之後,年邁的外婆對她說:「我快要死了,你現在還一個人,該原諒他們了,不要等到失去後再後悔。」

當時的她很孤獨無助,在外婆的說服下,鄧萃雯去見了父母。奇怪的是,時隔這麼多年,看到面前兩張她幾乎陌生的臉孔,鄧萃雯除了同情外,竟沒有一絲的恨。她原諒了爸爸媽媽。在沒有父母陪伴的日子,鄧萃雯也會幻想理想中的父母是怎樣的,儘管現實中的他們沒有達到理想中的樣子,但她說,只要有愛,這樣的父母就能慢慢接受。

鄧萃雯做演員後經常坐飛機,遇到氣流的時候,她有時巴不得發生事故。她覺得即使是自己從飛機上摔下去,也沒有人會傷心落淚。下了飛機,她也從來都不需要向誰報平安,最疼愛自己的爺爺奶奶不在了,沒有人可以聯繫。

但現在,她下了飛機都會給爸爸、媽媽打電話。每年一次度假旅遊,鄧萃雯都會帶上媽媽。鄧萃雯說:「真的沒想到有一天我會變成這樣,對父母的感情,會由那樣的恨變成這樣的愛。」

04

55歲:開始變得柔軟、

淡定和愛撒嬌

而鄧萃雯之所以突然變得那麼柔軟,那麼依戀父母,還因為1997年時,「經濟危機」不僅累盡了她多年的積蓄,還讓她欠了一屁股債。

「我演了很多堅強的女人,堅強就是30歲以前的我的標籤。做一個好人、一個有用的人和一個成功的人,就是我那時的人生目標。現在想想,其實我是想證明我是有用的,我還是值得被愛的。

但是你知道嗎?在我賺錢最多的時候其實我是最空虛的時候。有大房子住,有很多人找我拍戲,有男人追我了,我曾覺得這些可以替代我從小沒有得到的東西,但當這些真的得到時我卻感覺不到快樂。愛情、榮耀和名利,都不能讓我快樂。

我真的很努力,而且想得到的幾乎都得到了,但到頭來,我發現每一個都不是我想要的。我那麼要強地爭取到了一切,可是我一點兒都不快樂。最難過的時候,我覺得自己都走不下去了。」

1997年金融風暴,給鄧萃雯當頭一棒。原本認為最保險的養老的房子,瞬間變得一文不值。痛定思痛後,再整理心緒重新回到原點,也讓鄧萃雯看清了很多東西:比如親情、愛情、名利,一個單身女人應該在意和不在意的東西。

「我一直不承認自己在感情上有很多問題。如果現在不正視和改正,我就永遠都得不到幸福,永遠在原地兜圈子。所以我很想鼓勵每一個女人,不要老想著找一個男人,不要覺得找一個老公才證明你有價值。你的價值是你本身,不是別人給你的。」

鄧萃雯說女人在一段感情失敗後,不能把錯誤推給別人,而是要反省自己,不然會弄得大家都不開心。找到了自己在感情里失敗的根本原因,鄧萃雯還夢想找到一個好男人。但萬一找不到,她說一個人也會好好過。

鄧萃雯的家裡有很多書,全是關於感情、男人女人以及心理的。這些書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,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太大了。鄧萃雯說:「我不喜歡父母的個性,但我自己的有些個性在潛意識裡和他們是一樣的。因為他們的婚姻不成功,我就成了受害人。但是,我在找男朋友的時候,還總是會找和我爸爸差不多的男人。」

童年生活的不幸福不完滿,鄧萃雯一直覺得是遺憾。41歲生日那天,鄧萃雯突然跟朋友說:「我希望重新做一回孩子,簡簡單單的,想高興就高興。」在香港拍戲的時候,她每天都會回家跟媽媽住,早上開工時帶著媽媽做的飯去片場。別人都吃盒飯時,她托著一個漂亮的飯盒一邊吃一邊說:「這是媽媽給我做的愛心便當,吃得好開心哦!」

鄧萃雯去青島拍《傾城之戀》時是冬天。一向怕冷的她跟爸爸抱怨,沒想到第二天,爸爸就從香港飛到了青島,在鄧萃雯住的賓館旁住下來後,爸爸才跟她說。

那天晚上,爸爸給鄧萃雯做了一桌子的菜。有了爸爸的陪伴,鄧萃雯突然覺得一點都不冷了。原來她和爸爸沒什麼共同語言,但這次爸爸說要走的時候,她竟然跟爸爸撒嬌:「爸爸你不要走,留下來陪我吧。你每天給我做菜,我才有動力。」

爸爸聽了她的話,就一直留下來陪在鄧萃雯身邊,直到她的戲殺青。當爸爸跟她說「爸爸對不起你,你小的時候我不在身邊」時,鄧萃雯笑著說:「現在我變回孩子了啊,你不是在我身邊嗎?」

如今,55歲的鄧萃雯,會毫不忌諱地談自己失敗的愛情、缺失的家庭和不完美的過去。她坦陳:「我曾經很虛榮,在感情上既傷害了自己也傷害了其他人。現在我變得柔軟平和了,我很滿足。我對事業依然會很痴狂,但在愛情上我不會了。」

不再在感情上痴狂,並不代表失去了對婚姻的信心。鄧萃雯說如果有幸結婚的話,一定會努力生一個孩子。「我希望將來的老公有愛心,能有耐性和兒女玩。如果找到一個好男人,我願意做一個師奶,每天不化妝,在家帶孩子和外出買菜。」

她試著放低自己,做一個旁觀者仔細觀察和傾聽。她要給自己時間,在一旁慢慢去觀察男人,了解他的底細和品格後再決定愛不愛。如果真的戀愛了,無論對方是不是圈內人,鄧萃雯都說要保護他,不能再讓媒體找到半點把柄。

鄧萃雯說:「很多女人到了這個年紀,可能覺得日子很好不用再改變,或者人生不順但改變也來不及了。我卻覺得,女人若想生活得幸福,任何時候都可以嘗試著改變。我原本尖銳的個性變得柔軟,浮躁的心態漸漸淡定,卸下高傲的面具變成愛撒嬌的小女孩。這樣的改變帶給我身邊人和我自己很多的快樂。」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