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歲被帶走!從小在養父母家受盡委屈「自白對親生媽媽又恨又愛」 21年後「踏上尋親找真相」看哭許多網友

血緣關係意味著什麼?對於4歲就與父母分別的他的而言,除了代表著21年來對家人的想念,還帶有一種矛盾的「恨意」。20多年來,他早已在「母親會接我回家」的幻想中絕望,在養父母家受的委屈,終於讓他決定尋找親生父母:「我也有權利尋求自己的身世和真相吧!」

來自大陸的當事人凌冬(化名)自述:

Advertisements

「我恨媽媽,恨媽媽的所有,我又想媽媽,想她一定很漂亮」

被拐那年應該是1999年秋天了吧,只知道被一個叔叔帶走,中途坐過火車、小船,他還背著我走了很遠的山路,用大樹葉盛水喝,哭鬧時,會在半路陪我捉迷藏,說哭了會有警察抓我。

之後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,他說爸媽等著我,那裡有小河,有山有樹,還有雞鴨,我家沒有,我都會又害怕、又好奇地瞧瞧。

有次我把家裡的花瓶打碎了,媽媽嫌我搗蛋,說不要我。不到幾個月,他們有了自己的孩子,把我送給現在的家。

圖片來源:《親愛的》劇照

Advertisements


離開第一個養家的那個冬天,我和一個陌生人(奶奶)睡在一起,4歲的我想尿尿,不敢說。最後還是她發現這些問題。那晚開始,我跟奶奶睡才有安全感,她把我的腿蓋得暖暖的。

來了沒多久,新爸媽讓我學做點事。我開始學做飯,有次我偷偷放一個雞蛋到快煮熟的米飯裡,蛋液印在飯面上,被爸爸發現了,那晚沒飯吃,到豬圈過夜。

凌冬為唐蔚華做的尋人影片截圖

Advertisements


姐姐偷偷把飯菜裝到口袋,搓成一團給我吃,說:「老弟,快吃,一個晚上很快會天亮了,以後別拿雞蛋吃了,那是要拿去賣的。」

還有次我想吃脆餅,姐姐拿了爸爸錢去買了脆餅,我捨不得吃完,啃了又啃,笑了又笑。我總問姐姐長大了想幹嘛,她說吃飽飯,穿漂亮裙子,現在每年我都給她買幾件裙子。她是我童年的保護神,是我心裡媽媽的模樣。

在我看來,養父母可以說完全不懂法律。在他們的環境中,大多為了柴米油鹽,演變成夫妻爭執到最後動手。

養父脾氣不好,我不太敢接近他。有時我想到他們在田裡工作特別累,就心疼他們,他們對我流露出來的愛,可能不多,也會有,比如我生病,給錢讓我去村裡醫生那裡拿藥,回家會問拿藥了沒,記得要吃藥。我在外面被欺負了,養母會去阻止,替我出氣,她嫌我笨,說以後可以躲著。

Advertisements

到7歲讀書時,我有了新名字,冬冬,因為我是冬天來的。他們平時會稱呼我為老弟,柳州很多父母會這樣稱呼兒子。

圖片僅供示意

Advertisements


讀書時的我,無心學習,二年級的夏天,我在水塘游泳,下水沒多久,養父來了,我很恐懼,知道躲不過了。也沒想,他把我的衣服都抱走,說讓我玩個夠,別吃飯。

我也有自尊,邊上是馬路,有人路過,就蹲水面隱蔽自己。不敢上岸,就游啊游,泡水久了,手腳無力,最後天快黑了,我也哭了,那時恨透了親生父母,放棄我讓我受罪。那是我第一次想不開,可我所有的勇氣,都被父母磨滅了,只能硬著頭皮回家。

從我到養家,無論聽不聽話,經常聽到養父母說我是爸媽不要的孩子。其實我心裡也默認了這種說法,害怕哪天他們又把我送走。

8歲我就能炒很多菜、餵雞鴨、割草、餵飽牛、碗筷我洗、衣服收拾好。我也會察言觀色,迎合他們的想法。

到五年級,我放棄了學業。每次受了委屈,就去後山一座古墳,偷偷寫日記、畫畫,寄託我對遠方媽媽的遐想。

Advertisements

我恨媽媽,恨媽媽的所有,我又想媽媽,想她一定很漂亮,我們是否有相似的地方?

凌冬在後山蓋的小屋


Advertisements

「會不會我也是被帶走的孩子?」

15歲開始,我跟村裡一位叔叔出來做事,搬磚、搗水泥、拉沙子,做了大概半年,老闆看我還挺勤快的,讓我學開挖掘機,以後好找工作。

打工的日子,我有一種離開家裡才有的自由感,每月有工資發,吃想吃的。我有點能力了,偶爾想起親生父母,會產生一種報復反彈的心理——沒有你們,我也有工作,也長大了,也能賺錢。

可是,別人下班,經常有父母打電話來問候,有父母準備的很多乾糧,我特別羨慕,我的養父母只有發薪那幾天會打給我,問我薪水什麼時候發,記得拿回家,家裡缺什麼,讓我幫忙買。

凌冬上班的工地


只要我身上有錢,只留自己零用的,剩下的全交給他們補貼家用。

18歲那年,我在後山上給自己搭了間小屋,時常在那裡坐很久,幻想一切可以改變就好了,我也不比別人低一等。

我曾無意在電視看到一檔《等著我》的欄目,一位尋子母親叫張雪霞,丈夫承受不了,想不開,最後留下那一句:「我只要我兒。」

我被觸動到了,會不會我也是被帶走的孩子?可是我會瞬間轉念——我肯定是被拋下的,村民也常說,「你爸媽都把你給別人了,可能又有自己孩子,更不可能要你,這裡的父母養你,你要懂得對他們好。」

圖片來源:《親愛的》劇照


奶奶擔心我有一天會走,就拿別人的事做比較教育我:誰家的孩子也是撿的,特別的孝順,為了表示自己對養家的真心,父母來找她,看都不看一眼。

在她臨走前幾個月,生活不能自理。一日三餐,洗澡洗衣,都是我在做。她走的那晚,我幫她洗好澡,餵了稀飯,她說想睡覺,讓我坐在邊上。當時她意識還是很清醒的,說她沒什麼要求,只希望我一心一意在這個家,所有的到最後還是我的。我沒多想,也是認命,他們養我小,我養他們老。

半夜,奶奶躺在我的懷裡走了,當時她說不出話了,用手指著客廳中央平時供奉祖宗的香火排位,示意我答應她的請求。

圖片來源:《失孤》劇照


「養父逼我回頭」

看到唐媽(志工)的影片時,我處於人生最低谷,很迷茫,害怕自己真是被放棄的,父母沒有找過自己。每次她直播,我都避開養父母,在後山看。

當時我也被列入疑似磊磊的對象,通過牽線,我和唐媽第一次私訊聯繫。情不自禁地把童年告訴她,她說過這樣一句話,「孩子不要怕,有我在。」

長這麼大,沒被誰這樣稱呼過,聊到了下半夜。我有個要求,想讓她第二天直播為我唱首歌。唐媽那天雖然比較忙,但為了我開直播唱歌。每一天,我和唐媽會聊很晚,她每次都耐心開導我,也小心翼翼地提示我,儘早做比對確認真相,不再折磨自己。

沒多久,養父母開始發覺我的變化,就特別注意我,阻止我看直播,還和跟採檢比對的工作人員聊天。

那天我和養母為這事吵架,心情不好,喝多了,跑去後山看直播,不小心撞到頭,被村民送去的醫院。就是那天開始,養母時刻看守著我,拿我手機把唐媽設為黑名單。

在柳州養家,凌冬常去家後的山頭獨自待著。 


住院時,想給這些年來在養家的經歷找一個傾聽者,剛好在網路上,有人質疑我是唐媽虛擬出的人物,為了炒作而編造的。經過反覆思考,我把信整理出來,給唐媽看,也同意在直播讀出。

我想消除一些有質疑的聲音,因為這封信,部分人不相信,認為只有編造沉重的故事,才能獲得同情。也有很多人為之動容,也為養父母的行為震撼,買來又不愛,何必要去買?勸我儘快採樣找回家人。可我有很多顧慮。

首先擔心養父母這邊,怕他們難受,知道後發生隔閡,也怕村民知道,遭受他們唾棄,覺得我忘恩負義。

之所以決定去比對,更是想讓他們看看,我還是長大了,還有一種對爸媽那種無法抗拒的、很複雜的感受,迫切想知道他們的消息,他們的模樣,想當面對質。

圖片來源:《失孤》劇照


采血過後的幾天,唐媽到了廣西,當時養母很抵觸我們聯繫,只是我采血(的事),養母還不知道。她讓我承諾堅決不找家,我答應後才可以去工作。唐媽廣西之行後幾天,想見我,可養父一直跟著我,在我的工作地方,不離開半步。

那晚我在(柳州)山裡開挖土機,答應唐媽加班結束後,直接去羅城。

養父也跟著,經過河池時,他逼我回頭,我還和養父動了手。

我們無奈被迫連夜回頭。之後唐媽來到柳州,我堅決要去,養母情緒失控想不開。

養母住院第四天,我正式接到通知,經過二次比對,我與浙江一對父母比對成功。

「我內心積壓的所有負擔一下崩潰了」

比對成功後,我和浙江親人一直沒有通話,我也不見,更不會做什麼認親形式。因為奶奶的看護疏忽,讓我遭這麼多苦,我采血只是為了尋求真相和報復她們。

當時我在醫院裡看護養母,相關部門還有志工來給我開導,我的意志很堅定。家人沒放棄,給我寄來我小時候愛吃的瓜果,當我收到時,奶奶和叔叔從浙江驅車趕來廣西。

奶奶迫切想見到我,被我拒之門外。她沒有怪我,住在了我一位叔叔家裡。

經過幾天的思想較量,我的心慢慢平息下來。我是這樣想的,我把這老太太哄走,不然在這我也不安心。見面是在政府部門裡面。她可能怕我受到驚嚇,和叔叔見我那一刻,強忍淚水,不敢過來給我擁抱。

而我沒有直視她們。

圖片來源:《失孤》劇照



當他們和我說,我的父母一直找我,悲傷過度,早早離去,我內心積壓的所有負擔一下崩潰了,蹲在地上,不許任何人靠近。

吃了晚飯,我和她們一起回了浙江。一路上,我沒說話。

到了老家,親戚都來迎接我,敲鑼打鼓,放禮炮。

在家裡,每個人來都扒著我的手看,翻我頭旋,是不是特徵都對上了。我第一次看到自己小時候穿過的衣服、父親留下當年在我走丟時那天穿的衣服,自己的小板凳、還有小牙刷,父母照片。

媽媽因為我走丟,精神方面時好時壞,有時候出去好幾天才回家,爸爸又要找我又要找她,而她在妹妹幾歲時就離開了。沒給我留下任何物件,唯有爸爸替我保存她僅有的兩張照片。

妹妹則全部交給奶奶看護,爸爸一直在外謀生養家,打聽我的下落。對於他們怎麼找我,奶奶一直不願多說。

當天奶奶和妹妹全程陪著我,她們沒輕易在我面前流淚,但那種氛圍讓我可以感覺到,回到家了,家的親人,真的才是自己最親的人,她們的一舉一動,都讓我感覺到在養家所沒有的暖。

奶奶說一定要喂我吃回家的第一頓飯,妹妹親自動手拿著奶茶餵我喝。準備的都是我在養家沒吃過的海鮮,我很少吃到這些,有點不自在,又感受到愛觸碰在心底最柔軟的地方。

回家時,奶奶給凌冬做的山粉羹


那晚,在我睡覺的房間,奶奶擺了一張沙發,說怕我再次走丟,要守著我,我睡著後,她偷偷把我破洞牛仔褲的洞補起來。

我是在奶奶手裡弄丟的,她過得很苦,常說一句話,她看不到我,不敢死去。我的親叔叔也因我被帶走而受到影響,和奶奶一起兼顧這個家,直到40多歲他才成家。

圖片來源:《親愛的》劇照


「我和爸媽,只差一滴血的距離」

因為我走丟,家裡從來沒拜過祖宗,認親當天,存放21年的祖宗牌位,擺到了家裡正廳,我進行了正式的叩拜。隨後去了父母的安生之處,給他們上香。

自責,愧疚,埋怨爸媽那麼多年,明明知道我和爸媽,只差一滴血的距離。如果我早一年比對,還有機會見到父親。

那段時間我很難過,每天浮現在眼前的,都是父母的影子,我自己都救贖不了自己,為什麼不早點站出來找家?

而在養父母家那邊,沒有不透風的牆,他們還是知道了一切,開始給我施加壓力,讓我馬上回去。我夾在中間,渾渾噩噩的,甚至養母說如果我不回家,會自己買車票來,把我拉回去,逼我說出家的位置。

我不想讓奶奶難過,經歷的這些都不會讓她察覺到。每天安撫著養母,讓她放心,會贍養她,生怕她想不通。不管怎樣,我在那個家活了21年,有很多磨滅不掉的親情。

去年奶奶讓我回家過年,我說結婚第一年,要給全族親人拜年送禮,我好好商量,看看怎麼安排,她遲鈍了一下,說那別回了,我們都好的很,沒關係的。

除夕頭一天,我啟程回浙江,吃了除夕團圓飯,陪奶奶、妹妹、叔叔過年,凌晨兩點,啟程回廣西,大年初一下午回到柳州。其實對每個人,我都想做到最好。

凌冬去年春節在家吃的團圓飯


現在想爸媽了,我就給他們發簡訊,告訴他們我的工作,我的想法,父親忌日前天我發了一篇文:「爸爸,明天是你離開我們一年的時間了,雖然我們很久很久沒有見面啦!我想我們彼此都不會忘記的,對嗎?我想高興地對您說,前面我們吃的苦頭,奶奶、妹妹,也會一直好好的。因為有了我。請您放心,我會常回家看看,也會照顧好奶奶和妹妹,讓妹妹以後做個公主,我會努力,把我們的家變成一個新家。」

我想他們在另外一個地方,肯定感受到了我的轉變。


願天下人不再失散,闔家團圓美滿!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