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次結婚!82歲老人領證時才發現「對方是自己的結髮妻子」 失散60年再次重逢「感謝命運之神的一絲善念」

「宣漢哪裡的?」

「塔河壩。」

「宣漢縣塔河壩我去過,你是哪個村的啊?」

「爐子村。」

「爐子村的人都是姓李的,你咋個會姓劉啊?」

「我以前是姓李的,後來才改的名字。」

「那你以前叫啥子?」

「李德芳。」

「李德芳?!那你還記得邱大明不?」

這是兩個老人的對話,簡單的對話背後,卻隱藏著一個跨越60年時空的感人故事。年輕時的邱大明高大威猛,1936年加入川軍,在四川宣漢縣服役。當時經人介紹,與當地的李德芳結為夫妻。然而好景不長,小兩口的新婚生活剛剛持續了幾個月,戰爭的消息傳來,因為是緊急開拔,邱大明都沒來得及向李德芳告別便匆匆上路......

Advertisements


邱大明跟著部隊參與了淞滬會戰,隨後又轉戰大半個中國,期間由於郵路癱瘓,他雖然時常挂念妻子,但始終無法聯繫,兩人從此咫尺天涯。邱大明當過排長,退役後又升任警長,但他並沒有回去找李德芳,城市的優越生活讓他漸漸忘記了自己還有個結髮妻子,轉而與一個女學生結婚。鎮反期間他四處逃亡,最終還是沒能躲過追捕,鋃鐺入獄,勞改21年後才被特赦。

而李德芳呢?自從邱大明不辭而別後天天以淚洗面,盼著丈夫回來。時間長了老鄉開始勸她改嫁,說大明這麼久都回不來,早就被炮彈打成灰灰了。但李德芳不聽,相信丈夫還活著,她依舊選擇等,這一等就是18年。直到50年代,流落重慶的李德芳還在四處打聽邱大明的下落。因為當時作為國軍家屬處處受限,徹底絕望後才又嫁給一個貧農廚師,自己也改名叫劉澤華。然而家庭糾紛不斷,老年的李德芳最終離開那個家再次孑然一身。

Advertisements


特赦後的邱大明也來了中國重慶,之前娶的那個女學生早已改嫁,子女跟他也並不親近。邱大明就獨自住在一個窩棚里,生活潦倒,靠每月210塊錢的低保過活。他並不知道,自己當年的結髮妻子李德芳就住在三公里遠的地方。李德芳離家後不能流落街頭,總住別人家也不是個事兒,於是想再找個老伴生活。鄰居李臘芝給他介紹了一個老漢,這個老漢正是邱大明,命運給這對失散了60年的「夫妻」開了一個殘酷的玩笑。


Advertisements

見面時,彼此已經相認不出,邱大明表現冷冷淡淡。一則自己吃低保怕養不起她,二來他也擔心這個老太太是個騙子。但李德芳對這個老漢卻有一種莫名的好感,第一次相親尷尬結束後依舊念念不忘,一個月以後主動來到老漢家裡。屋子裡雖然簡陋,也沒有值錢的東西,但收拾的乾淨利落,李德芳更滿意了。一來二去,倆人終於決定在一起,但仍不知道對方的身份,直到辦完酒席準備領結婚證時,雙方都覺得應該給對方交個底,於是便有了開篇那段對話。

當被問起記不記得邱大明時,李德芳說:「我年輕的時候嫁過一個當兵的,叫邱大明,後來打日本鬼子就再也沒回家,你說的是不是他?」

Advertisements

老漢鼻子已經發酸。他接著問道:「你的母親是不是姓余?」

「是啊,你怎麼會知道?」劉澤華瞪大了雙眼。

「我就是邱大明……」老漢哽咽了。

從22歲到82歲,整整60年的風雨滄桑之後,兩人竟又重新走到一起,不得不讓人感嘆人生百態。婚後兩個老人親密無間,散步、看電視都是手拉著手。邱大明曾說,自己年輕時欠李德芳太多了,耽誤了她的青春,現在要儘力彌補。但幸福來得有些遲了,80多歲的老人身體已經出現各種問題。加之生活貧困,倆人經常為送誰去醫院看病爭執。他們都希望對方能多活幾年,然而誰也都清楚,留下的那個,可能比先走的那個更痛苦......

Advertisements

病重時,老人都已經準備好了自己的後事,連黑白照片都備好了,就掛在屋子裡。此時經常有志願者來照顧兩位老人,李德芳曾委託自己的乾女兒,要是自己先死了,要她好好照顧老頭子,有什麼心愿盡量滿足,不要讓他留下遺憾。沒想到一語成讖,李德芳真的走在了前面,臨終時她已說不出話,拉著邱大明的手放在自己的額頭和臉上,不久後便安詳地閉上眼睛。


Advertisements

李德芳去世後的第二天,志願者再次去探望邱大明老人,一進門便聞到了濃重的煙味,而邱大明是不吸煙的。邱大明只說了一句話:「老伴去世了,我心頭寂寞得很。」這也成為了他的臨終遺言,因為自此之後,再沒人聽到他開口講話。20天後,悲痛交加的邱大明也追隨李德芳的腳步而去,撒手人寰。

這是一個充滿了傳奇色彩的真實故事,感謝命運之神的一絲善念,讓這對夫妻在經歷60年的人生無常之後,又還給他們12年的美好時光。感謝志願者們,讓這對老人的晚年生活並不孤單。為了銘記這段感人故事,志願者為兩位老人撰寫了墓誌銘。


真正的愛情或許就是那句: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。當死亡來臨的那一刻,你能讓你的她活著,而你選擇死亡,這就是真正的愛情。愛是個謎,它不講道理。它讓任何人,在任何年紀、任何時刻、任何情況下,都可能墜入愛河。


它像一川煙草,滿城風絮,梅子黃時雨。曼妙和哀愁,都不可描述。它可能無法永遠浪漫,但卻是殘酷人間最讓人無力拒絕的禮物。真愛不易尋,人生漫漫,願你出走一生,歸來依舊敢愛。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